1. 首页
  2. 平台展示

[新闻资料] 邸报弥补了宋代新闻史资料不足的缺陷,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

彩1登录讯:

本文由作者客去春山说历史独家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

邸报诗对宋代新闻传播活动的价值

宋代邸报作为官方的主要传播工具,对于研究宋代新闻传播活动有重要的价值。具体来讲,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。

首先,邸报是宋代政治传播互动的公开话语平台。戈公振指出:邸报之产生,为政治上之一种需要。同时,关心时事、关心政治,是宋代士大夫的时髦和风尚,因此邸报成为他们政治生活中的必读之物,丰富了他们之间交流的形式。特别是在社会变动时期,邸报不仅满足了人们的信息需求,也传播了社会舆论。

庆历初年,范仲淹、韩琦等人执政,欧阳修、蔡襄等为谏官,在野的王安石读到邸报上的这一消息后,对新政抱有很大的期望,撰写了《读镇南邸报癸未四月作》:“赐诏宽言路,登贤壮陛廉。相期正在治,素定不烦占。众喜夔龙盛,予虞终灌憸。太平谈可致,天意慎猜嫌。”宋人陈杰阅读邸报后,对内忧外患的危机深表痛惜,赋诗“战骨如山血未干,补疮遮眼肉都剜。向来手诏真哀痛,间者人言已治安”。

不少文人往往借邸报诗发表对当时政治信息的个人评价,如洪适的《八月下旬观邸报二绝句》:“黄卷漫穷年,天梯欲上难。闾阎听小子,竞欲裂儒冠。叹息东坡老,聪明误一生。不须多识字,捷径自横行。婺源乃歙之剧邑,素有汤鼎之谤,顷治此郡,俾邑官作止沸之亭而不果,吾宗应贤下车,而风俗易书来求扁,因为赋诗。”当然,邸报诗作为一个传播媒介,联结了政治与读者,使政治不再囿于读者内部或与政府的行政关系中。

晁说之读邸报后作诗:“伊昔中山胜事赊,初当三五便开花。君能选色沉醉倒,我自伤心深感嗟。聚散十年逢节序,穷通百态各天涯。使君绮席谁同乐,莫遣灯花照鬓华。”邸报诗为宋代政治传播搭建了一个交流的平台,让更多的人有机会了解和参与政治传播。

其次,邸报提供了媒介沟通的特殊性舞台。一方面,办报者要上传下达,去塞求通,体现其职责,必然需要读者的关注和参与。魏了翁《次韵口丞兄闻丁卯十一月三日朝报》:“龙章晨下九重关,帝敕元凶出羽出。揭日行空破昏暗,乘风纵燎绝神奸。须看文正昭陵日,孰与忠宣元佑间。更原和平培治体,儒臣千岁侍天颜。”可见,邸报诗常常不厌其详地对一事件的前因后果、来龙去脉进行报道与评价。

另一方面,读者需要通过邸报诗发表自己对社会的种种认识,往往带有很强的感情色彩。刘克庄在《读邸报二首》中,对当朝官员的行为做出了带有个人色彩的评价:“并驱华毂适通逵,中路安知判两歧。邪等惟余尤甚者,好官非汝孰为之。累臣放逐无还理,陛下英明有寤时。闻向萧山呼渡急,想追前事亦颦眉。”

王迈《二月阅邸报》:“闻道边头数万兵,倒戈归我我遗民。处降失策国非国,清野无粮人食人。关外数州城不猎,山阳孤戍草无春。书生忧愤空头白,自有经纶社稷臣。”这些诗不仅阐释了他们怀有的家国情怀,而且叙事议论感人,并且通过其媒介的特殊性将读者拉到了一起。

最后,邸报弥补了宋代新闻史研究长期资料不足的缺陷,具有较高的新闻史料研究价值。长期以来,宋代新闻史研究资料相对匮乏,主要依据正史、小说笔记、文集、档案和其他历史文献。正因如此,宋代新闻史研究在资料方面无法取得进一步的创新。恰好长期被忽视的宋诗既可弥补传统新闻史研究史料不足的缺陷,又可以拓展诗歌内容功能的学术研究空间,如宋诗对传统新闻史研究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。

邸报从诞生之日起,就成为宋代文人关注的热点,留下了许多新闻史料,也反映了社会各个阶层人士的生活状况以及纷繁的社会矛盾。王安石将《春秋》戏作“断烂朝报”,宋人诗云“穷阎无邸报,病耳信涂传”等。时人有诗云:“淮蜀军书急,湘深邸报迟。空传廷试策,韦布说边陲。”因此,通过这些资料来研究邸报的印刷、发行、传递及与读者群体的关系等问题,有助于拓宽古代新闻史研究的空间维度。

参考资料:史记

图片来源于网络,本文系作者客去春山说历史独家原创,未经允许禁止转载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tzddchq.com/pingtaizhanshi/3023.html